【伞修】时间舱

假装蒹葭:

其实前几天就写好啦XD~

等到今天实在太艰难了………好几次简直想发了算了(。

嗯,祝自己生日快乐(ノ´∀`*)ノ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蹲在树下,苏沐橙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,所幸已经入秋,穿这么一身也不算得难受。她左顾右盼,见越来越多人在对着他们指指点点,连忙压低了帽檐,小声地问:“找到了吗?”

同样蹲在树下,已经暴露了真容的叶修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点也不掩饰就上街了。此刻他也戴着一顶帽子,戴着的墨镜还是苏沐橙借他的。听了她的话,叶修放下手里的小铲,推了推墨镜,转头看着蹲在自己身边的苏沐橙,无奈问道:“没有,你确定是在这儿吗?”

被他这么一问,苏沐橙也有点犹豫了起来:“应该是这里没错。我记得就在这棵树下面。”

叶修嘀咕着,继续不懈努力:“该不会被什么人刚好挖走了吧?……咦?”

他停了下来,用小铲戳了两下,听到了碰到了硬物的声音。

苏沐橙自然也听见了。她松了一口气,说:“这里太多人了,挖出来以后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开。”

叶修自然没意见。他三两下把埋在土里的饼干罐挖了出来,又把坑坑洼洼的坑随便填了填,就夹着罐子和苏沐橙两人匆匆地逃离了现场。今天并不是公众休息日,公园里人也不多。因此两人很快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,在路边长椅上坐下。

叶修一坐下就摘掉了墨镜准备点烟,苏沐橙默契地从他手里接过了罐子。她小心地拍掉了上面的泥尘,才揭开盖子,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。

那是三封信。

看着手中三个分别写着名字的信封,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的苏沐橙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:“要不是今天和果果聊了起来,我都要忘记我们埋过这个了。”

“你说了我才想起来。”叶修叼着烟,从她手里抽出了自己的那个信封,看着上面的叶修二字,说,“我连自己写了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苏沐橙说。

两人的眼光落在缺席的人的那封信上,又对视一眼,这相处多年、默契极佳的联盟最佳搭档一下明了了对方的想法。

叶修轻咳了一声,说:“那就先拆了自己的吧,这封待会儿一起看。”

“好。”苏沐橙笑着应了一声,拣出了自家哥哥的信放到两人中间,一边拆着自己的信封一边开玩笑,“你不要偷看我的信啊。”

叶修笑着摇头,没接话。他随意地撕开了信封,把信展开,入眼就是在写信纸中间的一行豪放的大字。

好好打荣耀!

除了大字特别醒目以外,在周围还有一些信手写下的句子。

苏沐秋十年后脱发问题非常严重。

沐橙嫁不出去怎么办!

拿够冠军再回家。

……

叶修忍不住笑了。看到这些字句,他脑中突然就回想起来当时的事情来。记得当时他是被突发奇想的苏沐橙拖到了这个老公园,对写这个就不是特别的热衷,本来只打算随手写一句应付一下。结果写完这句以后,见苏家两兄妹都还在埋头写着,无聊之下他就只有在空白处随手写了一些话。

苏沐橙的信写得比较长,因此看得也比他稍慢。在叶修开始仔细研究那些凌乱的字句的时候,她才微笑着把信合上,收回了信封里。叶修见此,也随手把自己的信纸折了起来,问道:“那就现在看了?”

苏沐橙点点头。

叶修便拿起剩下的一封信,小心地拆开,和她凑在一起读了起来。

 

>> 

十年后的我:

有点无聊,不过我猜沐橙肯定没那么快写完。那就来写一写吧。

不知道你有没有成功,十年后的我。

我是为了拯救这个星球而来到地球的。

如果你已经忘记了这件事,说明你的任务已经成功了。因为我已经决定,在任务成功后就洗去有关这一切的记忆,安安分分地当一个普通的地球人——反正,飞行器坠毁以后,我也已经没有任何方法能回到故乡了。

唯一比较可惜的是沐橙没有机会亲眼见到我们的故乡了。毕竟来地球的时候她还小,说不定连我们的身份也已经记不清了吧。

>> 

 

看到这儿,叶修忍不住一把合上了信纸。

苏沐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叶修神情严肃,转头问苏沐橙:“这是什么,你哥是外星人?”

她眨眨眼,说:“我也是外星人?”

叶修还是没忍住,一边笑一边不住地摇头:“还拯救世界呢,他几岁了。”

苏沐橙问:“继续看?”

叶修又展开了信纸,两人继续往下读。

 

>> 

不过我还是想让你知道这段过去——如果你们还记得回来挖这个罐子的话。

不要笑,虽然我现在也在笑,但是我是认真的。碍于一些限制,我没办法详详细细地告诉你整个过程,只能大略描述一下。

总之,我是追踪着一种奇异的病毒来到地球的。因为一些意外,飞行器失事,和沐橙一起滞留在了地球。这种病毒一直潜伏着,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它。而直到最近,我才终于察觉到,它寄宿在了一个网络游戏中。

没错,就是荣耀。

它会和荣耀中接近巅峰的一群人产生奇妙的共鸣,因此我猜测,唯有荣耀最强者才能真正地控制它,或者消灭它。我不能让它落在别人的手里,否则地球将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目前看来,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。

从最近的消息来看,职业联盟是真的准备成立了。像我和叶修这种高手,当然有战队邀请……虽然还在谈,暂时还没有确定到底是去哪家战队,不过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——加入战队,得到冠军,消灭病毒,拯救地球。

然后我的使命就真正结束了。

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个组织,似乎也已经发现了这种病毒,甚至发现了它和荣耀之间的奇妙联系。它的势力深不可测,要是被它发现了,我根本毫无反击之力,所以现在也只能更小心的隐藏着自己。如果被它的成员袭击了,说不定会被伪装成意外死亡——像是失足坠楼、火灾、车祸之类的,让人不得不担忧。我自己危险可以接受,但绝对不能让沐橙他们卷入这件事中。这个时候就特别希望自己本体有触手啊……

>> 

 

本来一直觉得这是在开玩笑的苏沐橙盯着车祸两个字,不禁有点动摇了。她问叶修:“你说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自己是不是地球人都不知道了?”叶修抽了一口烟,笑着说,“你该不会信了吧,这小子肯定是在胡扯啊。”

苏沐橙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叶修回答,“联盟第一个冠军是嘉世的。”

“没有感觉到什么共鸣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肯定是帮哥哥拯救了世界以后,把自己洗脑了。”苏沐橙一本正经地道。

叶修失笑,又道:“你哥要不要再无聊点,他觉得真的能骗到十年后的自己吗?”

“他一向这样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苏沐橙轻轻笑着说。

叶修赞同地点点头,评价道:“嗯,太幼稚了。”

“继续看下面。”苏沐橙催促道。

 

>> 

既然你能看到这封信,就说明我顺利地活下来,成功拯救了世界。

那现在,你和叶修已经天下无敌横扫荣耀了吧?——不用答了,我已经猜到答案了。恭喜你们了啊,嗯,也恭喜我自己。

按时间来算,好像也没几年好打了啊。虽然你肯定是会一直打到打不动为止,不过还是想知道,呼风唤雨的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,你感觉如何?

不管怎样,好好享受接下来这几年吧,然后就该把舞台让给年轻人啦。

嗯,要是真的退役了,要干些什么呢?到时候战队肯定已经很完善了吧……感觉上后勤开发好像不错的样子。哥已经不在江湖,江湖中却有哥做的银武。帅。

说不准到时候就有办法把君莫笑练上来了呢。

叶修的话,说不定会适合去培训选拔新人。不过也有可能退役了就会回家也说不定。他这么一直逃家也不是办法……

然后,也许到时候沐橙就要领个男朋友回家啦。不管这人怎样,来见我我肯定让叶修堵着门,亲手揍这个敢抢走我妹妹的愚蠢地球人一顿。不过揍完以后她说不定会心疼……算了,还是防患未然,把好关才是正道。

也差不多了,最后还有一件事。

相信我不会到自己看这封信的时候都还没有找到表白时机的——不然那也太失败了。

好吧,好吧。虽然我知道,我是有点谨慎过头,在写这封信之前我已经错过了不少机会了。不过这也没有办法,我完全不想被拒绝啊。

虽然我是觉得他也对我有意思,不过……还是慢慢来吧,时间还长。

我来想想,拿到第一个冠军的时候,感觉是个不错的时机。如果你真的是在这个时候告白的,不用崇拜我了。因为我就是你。

嗯,如果表白成功了,现在就转头亲那个家伙一口。

如果没有成功……哼哼,怎么可能不成功。

>> 

 

苏沐橙忍不住扭过头看叶修。

叶修下意识地摸了摸嘴唇,还一直盯着纸上的字句。拿着信纸的手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,他的表情也不像平常那般淡定,而是一种……苏沐橙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。

似是惊奇、喜悦,却又带着深深的惆怅。

他出了一会儿神,发现苏沐橙在看他,才尴尬地放下了手。

苏沐橙斟酌着开口:“我一直——不知道——”

叶修笑了一下,飞快地打断她:“我也是刚刚才知道。”

苏沐橙有种想要继续追问的冲动——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?如果哥哥没有出事,你会不会跟他在一起?

但是现在再来问这些已经一点意义都没有了。

秋风中蓦然感觉到一阵凉意,她紧紧地闭上嘴,低头注视着自己的鞋尖。

两人沉默了一阵,叶修突兀地开口:“继续看吧。”

 

>> 

好了,就算是像我这么英明神武的人,也没办法知道今后十年里到底会碰到一些什么事情。不过,就是不知道才有趣嘛。

连拯救世界这么困难的事情都做到了,你还有什么做不到呢?

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。

加油吧,苏沐秋。

>> 

 

信已到末尾。

读完了信,苏沐橙悄悄地瞅了叶修一眼,见他还望着信纸出神,便退开了一点,又翻出自己的信读了起来。

叶修对此无知无觉。他还一直看着信中的字句,不自觉地又摸了摸嘴唇。

虽然迟到了那么多年,但是至少今天他终于有机会知道真相。

当年的事并不是他的错觉,不是他一厢情愿。

那些默契的对视,微妙的气氛,彼此之间的吸引力,半梦半醒时的亲吻都是真实存在的。

这很好。

真的很好。

叶修眨眨眼,飞快地眨去了眼里的湿润感。

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烟,把酸涩的情绪扫到一边。仔细地把信收好后,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:“好了,信看完了,该回去了。”

“嗯,走吧。”苏沐橙点点头,把三封信都又放回了饼干罐中,又毫不在意地把脏兮兮的铁罐紧紧抱在怀里。

叶修重新戴起了墨镜,压低了帽檐,与苏沐橙并肩而行。

两人埋头走了一段路,苏沐橙忍不住唤了叶修一声,问道:“如果,我是说,如果……”

叶修叼着烟,没等她说完,便漫不经心地答:“也许吧。”

听了他的话,苏沐橙没回答。叶修走了一会儿,觉得她有点不对劲,转头一看,才发现她眼圈发红,顿时吓了一跳,哭笑不得地问:“你哭什么啊。”

苏沐橙摇摇头,胡乱地抹了抹眼泪。

叶修没找着纸巾,叹了一口气,只能按着她的肩膀安慰:“别哭啊。”

苏沐橙不答,把叶修的墨镜摘下来,自己戴上,才开口说:“反正请了一天假,不如我们去看哥哥吧。”

“好。”叶修笑着说,“我也有话想告诉他。”

 

Fin.



评论
热度(179)